通辽信息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润滑油

润滑油

辉煌卡盟工作室 卡盟能刷王者荣耀点券吗?

2021-08-04 09:54:09润滑油
卡盟能刷王者荣耀点券吗?也玩了一段王者荣耀,发现点券和钻石确实能买好多东西,英雄啊皮肤啊,可惜都不够用,平民玩家还是要合理利用啊,且用且珍惜,然后到处找,看看有没有福利领,发现18183确实有礼包福利,有好多钻石和点券,快去领
辉煌卡盟工作室 卡盟能刷王者荣耀点券吗?

卡盟能刷王者荣耀点券吗?

也玩了一段王者荣耀,发现点券和钻石确实能买好多东西,英雄啊皮肤啊,可惜都不够用,平民玩家还是要合理利用啊,且用且珍惜,然后到处找,看看有没有福利领,发现18183确实有礼包福利,有好多钻石和点券,快去领。最近卡盟工作室可谓动作不断,特意研发出来了卡盟王者荣耀无限积分刷9999点卷辅助,这款能够在官方未发现的情况下,让你们轻松的获得最少9999的点券和钻石,从而帮助你们购买更多的英雄和皮肤。

赌博究竟能把人毁到什么程度?

赌博能将人变成禽兽!这是乱劈柴身边一个朋友的亲身经历得出的结论。

老赵好赌,远近闻名,已经50多岁的他只剩下一只手了,现在依然坐在牌桌子上的。认识他的所有人都异口同声地说他最后一定是死在赌博上的。

只剩一只手的老赵被大家称为“赵一手”,既是“称赞”他嗜赌如命,又是因为他的确只有一只手,还是被自己砍断的左手的手掌。

赵一手十多岁就辍学了,天天找人打牌,赌铜钱,那个年代还是毛毛钱的赌资,赵一手脑子灵,手气好,多多少少赢了几个钱,就在20岁那年娶了一房婆娘,生了一个闺女。

赵一手以赌为生,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,赌博这玩意儿有输有赢很正常。到了闺女八岁那年,婆娘实在看不下去天天赌博的赵一手,又哭又闹又上吊地逼着赵一手把婚离了,丢下闺女跑了,再也没有出现,直到闺女差点被赵一手卖掉那一年。

赵一手依然每天在牌桌子上“醉生梦死”,把闺女丢给他老娘养活,直到闺女长大成人,成了落落大方的大姑娘。那一年,赵一手手气霉到了极点,自己的房子卖了输光了,把自己老娘的房子抵押银行贷款也输光了,眼见着几十万的债务越滚越大,赵一手打起了自己闺女的主意。

闺女有个对象,是她的高中同学,两小无猜,青梅竹马,但是小伙子很穷,赵一手看不上他。赵一手希望闺女嫁给经常和他打牌的一个离异中年男人,一方面是因为赵一手欠了人家十几万,另外一方面这个赌鬼祖坟冒了青烟,拆迁户,补偿了他几百万的拆迁款。

赵一手哪管离异中年男人比自己还大一岁,如果把闺女嫁给他,既可以免了自己的赌账,还可以以老丈人的身份找老女婿借点钱把大窟窿给堵上。再说了,那赌鬼中年男人早就对赵一手的闺女垂涎欲滴了,闺女嫁给他,还不能当了他的家了?

赵一手软磨硬泡,非要闺女同意这门亲事,闺女死活不同意。赵一手拿出了杀手锏——喝农药。闺女为难了,赌鬼好歹也是亲爹啊。赵一手正高兴自己奸计得逞的时候,闺女的亲妈回来了,当年她一个人跑到了云南,嫁给了当地一个本分老实的挖玉人。

这男人很会挖玉,识玉,却不会卖玉。赵一手的婆娘却是个精明女人,一张巧嘴能把天上的星星给说下来,两口子慢慢地在瑞丽做起了玉石生意,经过十年的打拼,攒下了不小的家业。女人听娘家人说赵一手要把自己的闺女“卖”给赌鬼,立马赶了回来,在牌桌子上找到了赵一手。

“啪”,女人从一个手提袋里甩了五十万现金丢在桌子上,伸出白胖的手指指着赵一手的脑门,“姓赵的,老娘给你50万,从此闺女与你没有任何瓜葛,如果你敢打闺女的主意,老娘就再花50万要你的两条腿!”

牌桌子上的众人目瞪口呆,赵一手更是规规矩矩不敢言语,女人说完扭着水桶般的腰走了,据说当天就把闺女和她的男朋友带到了云南。

赵一手拿了前妻这五十万,经济缓解了不少,名声也远近闻名,街头巷尾越传越玄乎,最后被说成了前妻给了他五百万。这男人有钱就变坏,女人为钱而变坏。

自从赵一手被传出有了500万后,有意无意向他靠的女人就多了起来,其中一个叫妙花的女人硬是死缠硬打把赵一手拿下了,30出头的离异妙龄女郎嫁给了当地闻名的赌鬼,也算奇闻一桩。

更奇的在后面。

妙花嫁给赵一手后,才发现赵一手根本不是传说中的那么有钱,前妻也没有给他什么500万,给了他50万,让他还了赌债就不剩几个钱了,这下妙花傻了眼,上了赵一手这个贼船。

妙花怪自己命不好,不过她也是在社会上混过的,好日歹日慢慢过吧,只是她对赵一手不但没有丝毫的感情,反而是一通的埋怨。赵一手再次扑在了工作上——赌博。妙花呢,无职无业的,一家全靠赵一手在牌桌子上捞点,时不时地就坐在赵一手身边,赢了呢,顺手拿几张,输了呢,两口子就黑着脸灰溜溜的回家。

妙花一来二去就和赵一手的几个赌友熟络了起来,特别是原来想娶赵一手闺女的离异中年男人老杜,据说两人私下多有联系,甚至在牌桌子上,两人都还秋波暗送。

大家都知道妙花和老杜估计有一腿儿,其实赵一手也知道。谁让赵一手又欠老杜一屁股赌账呢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。

一天晚上赵一手和老杜他们的牌局打得比较大,赵一手输多了,也输红了眼,刚拿了一手好牌,老杜牌也很大,两人就杠上了。红了眼的赵一手狠狠地抽了一口烟,对老杜说了一句:“老杜,这样吧,这局我们赌大点,我赢了,我们的赌账两清。”

“你要是输了呢?”老杜诡异的笑着看着赵一手,又诡异的看着赵一手身边的妙花。赵一手毫不犹豫地说:“我要是输了,我婆娘今天晚上就跟你去睡。”大家哄堂大笑,只有赵一手很严肃、正经,身边的妙花尴尬地讪笑,既不向赵一手发脾气,也不阻止这个荒唐的赌局。

“我说得真的,你们的事儿满大街都知道,我又何必戴着个“帽子”到处跑呢。”赵一手发话了,气氛很尴尬。

“好!”

赌局继续。赵一手输了。

输了的赵一手转身离开了牌桌,回到家中拿起剁骨刀就将自己的左手掌砍了,自己简单地处理后去了医院。

断了手的赵一手再也没有和老杜他们打牌了,但是只有一只手的赵一手依然活跃在各个茶楼、赌局,根据他自己的说法——剁了一只手,戒赌了一晚上。

现在的赵一手依然一身赌账,依然过着人不认,鬼不鬼的日子。另外几人的结局却让人唏嘘,赵一手的闺女和他男朋友在云南结了婚,靠着自己的亲妈开了个玉石饰品店,小两口日子过得很幸福,前两年回来了一趟,带着两岁的女儿,给赵一手给了点就走了。

妙花和老杜并没有结婚,但是姘居在一起了,老杜赌了几年将那些拆迁款霍霍得差不多后,离开了当地打工去了,只有妙花又傍上了另外一个赌鬼。